原标题:《孙子兵法》第九篇《行军》的主要原则

孙子兵法的《行军篇》,内容涉及的细节比较多。本文准备详细分析之。

《孙子兵法》第九篇《行军》的主要原则

总体上大致分两块儿:如何“处军”和如何“相敌”。

《行军》篇是《孙子兵法》的第九篇,主要论述了行军和舍营,正确的行军和舍营才能保全自己的军队。《作战》篇论述了给养,即衣、食,《行军》篇论述了舍营和行军,即住、行,两篇共论述了衣食住行四个方面。《战争论》将战斗外的状态分为三种,分别是给养、行军和舍营,这个论述和《孙子兵法》是相同的。全篇分为三章,第一章讲行军和舍营的四种地形为山、水、斥泽和平陆,以及四种地形的对策。第二章讲相敌32法,获得敌人信息。第三章讲文武治军得士卒信任,才能集中兵力打击敌人的弱点(如图1所示)。

其中:“处军”,处置军队,指的是行军、扎寨和打仗的意思。“相敌”,指的是观察敌情和判断敌情的意思。关于行军作战,《行军篇》中给出了总体原则和4种地形上的具体原则和方法。关于观测敌情,《行军篇》中给出了共计32种情形。

图片 1

处军的总体原则

1. 好高而恶下

占领高地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不用仰攻,地方还比较干燥。

2. 贵阳而贱阴

我们买房也是这个原则,谁不喜欢阳光啊。在有阳光的地方,活得舒服并且不容易生病。

3. 6种地方不要去

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这6种地貌,行军必然远之。看看下面的解释你就知道了那都是被伏击的好地形:

绝涧:两边是山,中间还淌水。

天井:四周全是山。

天牢:三面环山。

天罗:进入就难以脱身的地方,比如草木丛林。

天陷:地上有个大坑,类似小盆地的地方。

天隙:满地都是裂纹的地方。

4. 提防伏兵

一旦要经过地形不好的地方,就要派兵搜索,看看是否有伏兵,小心被人阴了。

图1 《行军》篇的主要原则

四种地形的处军原则和方法

打仗总是需要在“地”上打的。“地”,比如山、水、斥泽和平陆。不同地形上该怎么打呢?

处山之军:在通过山地时,要靠近有水草的谷地;扎寨时,要居高向阳;如果敌人已经占据高地,不要仰攻。

处水之军:横渡江河,要在离江河稍远的地方驻扎;如果敌军渡河前来进攻,不要在江河中迎击,而要乘它部分已渡、部分未渡半渡时予以攻击;如果要与敌军交战,那就不要靠近江河迎击它;在江河地带驻扎,也要居高向阳,切勿在敌军下游低凹地驻扎或布阵。

处斥泽之军:通过盐碱沼泽地带,要迅速离开,不宜停留;如在盐碱沼泽地带与敌军遭遇,那就要占领有水草而靠树林的地方。

处平陆之军:在平原地带驻军,要选择地势平坦的地方,最好背靠高处,前低后高。这些是平原地带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

第一章讲行军和舍营的四种地形为山、水、斥泽和平陆,以及四种地形的对策。

相敌32法

怎么观察敌情呢?有怎么去判断敌情呢?孙老先生,没少列举。一下子给出了32种情形,我们也要点32个赞才行。

  1. 我军都到跟前了,敌人还不怕,看来有恃无恐。

  2. 我军还离的很远,敌人却来挑战,看来是诱敌之计。

  3. 敌人有好地方不占,却占坏地方,看来必有猫腻。

  4. 树林里树木晃动,看来敌人来袭。

  5. 草丛中有遮掩之外,看来敌人想迷惑我。

  6. 鸟突然飞起,看来必有伏兵。

  7. 野兽惊跑,看来敌人来袭。

  8. 飞尘高而尖,看来敌人的战车袭来。

  9. 飞尘低而广,看来敌人的步兵袭来。

  10. 飞尘散而细长,看来敌人在打柴。

  11. 飞尘少而时起时落,看来敌人正在安营扎寨。

  12. 敌人使者说话不硬气,却有加紧备战,看来是要进攻。

  13. 敌人使者说话强硬,军队也来逼近,看来是要撤退。

  14. 敌战车先出并占据侧翼的,看来要准备开战了。

15.敌人贸然议和,看来必有猫腻。

  1. 敌人急速奔走并展开战车的,看来是想与我打。

  2. 敌人半进半退的,看来是诱敌之计。

  3. 敌兵倚靠武器而站立,看来是缺粮了。

  4. 敌兵打水后急着喝的,看来是缺水了。

  5. 敌人有利而不图,看来累了。

  6. 敌营上方有鸟停集的,看来是里面没人。

  7. 敌营夜间有人惊呼,看来是害怕了。

  8. 敌营比较乱,看来将领不行。

  9. 敌营旌旗乱动,看来确实乱了。

  10. 敌军官暴躁,看来敌军过度疲倦了。

  11. 敌军用粮食喂马或杀马吃肉、收起炊具,看来是要突围了。

  12. 敌兵私下讨论,看来敌将领不得人心。

  13. 敌将再三犒赏士兵,看来敌军确实没招了。

  14. 敌将一再重罚士兵,看来敌军陷于困境。

  15. 敌将对士兵很凶后,又畏惧士兵,说明敌将不行。

  16. 敌借故来求和,看来是真想不打了。

  17. 敌军盛怒而来,但既不打,又不走,此时需要好好琢磨琢磨了。

【原文】孙子曰:凡处军相敌:绝山依谷,视生处高,战隆无登,此处山之军也。绝水必远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济而击之利;欲战者,无附于水而迎客;视生处高,无迎水流,此处水上之军也。绝斥泽,惟亟去无留;若交军于斥泽之中,必依水草而背众树,此处斥泽之军也。平陆处易,而右背高,前死后生,此处平陆之军也。凡此四军之利,黄帝之所以胜四帝也。凡军好高而恶下,贵阳而贱阴,养生处实,军无百疾,是谓必胜。丘陵堤防,必处其阳,而右背之。此兵之利,地之助也。上雨,水沫至,欲涉者,待其定也。凡地有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吾远之,敌近之;吾迎之,敌背之。军行有险阻、潢井、葭[jiā]苇、山林、蘙荟[yì
huì]者,必谨覆索之,此伏奸之所处也。

《行军篇》的行文结构

先说了四种地形的“处军”原则。然后再说“处军”的总原则。接下来,列出了“相敌”的32法,告诉我们料敌制胜的道理。最后,之前的文章也分析过,讲了治军之法的文武并举和赏罚分明原则。

【译文】孙子说:凡军队行军作战和观察判断敌情,应该注意:在通过山地时要靠近有水草的谷地;驻止时要选择“生地”,居高向阳;如果敌人占据高地,不要仰攻。这些是在山地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横渡江河,应远离水流;如果敌军渡河前来进攻,不要在江河中迎击,让它渡过一半时去攻击它,这样才有利;如果要与敌军交战,那就不要靠近江河迎击它;在江河地带驻扎,也要居高向阳,不要面迎水流,这些是在江河地带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通过盐碱沼泽地带,要迅速离开,不宜停留;如在盐碱沼泽地带与敌军遭遇,那就要占领有水草而靠树林的地方,这些是在盐碱沼泽地带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在平原地带驻军,要选择地势平坦的地方,最好背靠高处,前低后高,这些是平原地带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以上四种“处军”原则的好处,是黄帝所以能够战胜“四帝”的重要原因。大凡驻军,总是喜好干燥的高地而厌恶潮湿低洼的地方,要求向阳,而回避阴湿,接近水草,保持供应,驻扎高处,这样军中没有各种疾病,也就是胜利的保证了。对于丘陵堤防,必须驻扎在向阳的一面,并且要背靠着它。这些对于用兵有利的措置是得自地形的辅助的。河流上游下暴雨,看到水沫漂来,要等水势平稳以后再渡,以防山洪暴至。凡是遇到“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等地形,必须迅速避开而不要靠近。我远离它,让敌军去接近它;我面向它,让敌军去背靠它。军队在山川险阻、芦苇丛生的低洼地,草木繁茂的山林地区行动,必须仔细反复地搜索,因为这些都是容易隐藏伏兵和奸细的地方。

原文和译文

原文:

孙子曰:凡处军相敌:绝山依谷,视生处高,战隆无登,此处山之军也。绝水必远水;客绝水而来,勿迎之于水内,令半济而击之,利;欲战者,无附于水而迎客;视生处高,无迎水流,此处水上之军也。绝斥泽,惟亟去无留;若交军于斥泽之中,必依水草而背众树,此处斥泽之军也。平陆处易,而右背高,前死后生,此处平陆之军也。凡此四军之利,黄帝之所以胜四帝也。

凡军好高而恶下,贵阳而贱阴,养生而处实,军无百疾,是谓必胜。丘陵堤防,必处其阳,而右背之。此兵之利,地之助也。上雨,水沫至,欲涉者,待其定也。凡地有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必亟去之,勿近也。吾远之,敌近之;吾迎之,敌背之。军行有险阻、潢井、葭苇、山林、蘙荟者,必谨覆索之,此伏奸之所处也。

敌近而静者,恃其险也;远而挑战者,欲人之进也;其所居易者,利也。众树动者,来也;众草多障者,疑也;鸟起者,伏也;兽骇者,覆也;尘高而锐者,车来也;卑而广者,徒来也;散而条达者,樵采也;少而往来者,营军也。辞卑而益备者,进也;辞强而进驱者,退也;轻车先出居其侧者,陈也;无约而请和者,谋也;奔走而陈兵车者,期也;半进半退者,诱也。杖而立者,饥也;汲而先饮者,渴也;见利而不进者,劳也;鸟集者,虚也;夜呼者,恐也;军扰者,将不重也;旌旗动者,乱也;吏怒者,倦也;粟马肉食,军无悬缻,不返其舍者,穷寇也;谆谆翕翕,徐与人言者,失众也;数赏者,窘也;数罚者,困也;先暴而后畏其众者,不精之至也;来委谢者,欲休息也。兵怒而相迎,久而不合,又不相去,必谨察之。

兵非益多也,惟无武进,足以并力、料敌、取人而已。夫惟无虑而易敌者,必擒于人。

卒未亲附而罚之,则不服,不服则难用也。卒已亲附而罚不行,则不可用也。故令之以文,齐之以武,是谓必取。令素行以教其民,则民服;令不素行以教其民,则民不服。令素行者,与众相得也。

译文:

孙子说:凡军队行军作战和观察判断敌情,应该注意:在通过山地时要靠近有水草的谷地;驻止时,要选择“生地”,居高向阳;如果敌人占据高地,不要仰攻。这些是在山地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横渡江河,要在离江河稍远的地方驻扎;如果敌军渡河前来进攻,不要在江河中迎击,而要乘它部分已渡、部分未渡半渡时予以攻击,这样比较有利;如果要与敌军交战,那就不要靠近江河迎击它;在江河地带驻扎,也要居高向阳,切勿在敌军下游低凹地驻扎或布阵。这些是在江河地带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通过盐碱沼泽地带,要迅速离开,不宜停留;如在盐碱沼泽地带与敌军遭遇,那就要占领有水草而靠树林的地方。这些是在盐碱沼泽地带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在平原地带驻军,要选择地势平坦的地方,最好背靠高处,前低后高。这些是平原地带行军作战的处置原则。以上四种“处军”原则的好处,是黄帝所以能够战胜“四帝”的重要原因。

大凡驻军,总是喜好干燥的高地而厌恶潮湿低洼的地方,要求向阳,回避阴湿,驻扎在便于生活和地势高的地方,将士就不至于发生各种疾病,这是军队致胜的一个重要条件。丘陵、堤防驻军,必须驻扎在向阳的一面,并且要背靠着它。这些对于用兵有利的措置是得自地形的辅助的。河流上游下暴雨,看到水沫漂来,要等水势平稳以后再渡,以防山洪暴至。凡是遇到“绝涧”、“天井”、“天牢”、“天罗”、“天陷”、“天隙”等地形,必须迅速避开而不要靠近。我远离它,让敌军去接近它;我面向它,让敌军去背靠它。军队在山川险阻、芦苇丛生的低洼地,草木繁茂的山林地区行动,必须仔细反复地搜索,因为这些都是容易隐藏伏兵和奸细的地方。

敌军离我很近而仍保持镇静的,是倚仗它据有险要的地形;敌军离我很远而又来挑战的,是企图诱我前进;敌军之所以不居险要而居平地,定有它的好处和用意。树林里很多树木摇动的,是敌军向我袭来;在草丛中设有许多遮蔽物的,是敌人企图迷惑我;鸟儿突然飞起,是下面有伏兵;走兽受惊猛跑,是敌人大举来袭。飞尘高而尖的,是敌人战车向我开来;飞尘低而广的,是敌人步卒向我开来;飞尘分散而细长的,是敌人在打柴;飞尘少而时起时落的,是敌军察看地形,准备设营。敌方使者言词谦卑而实际上又在加紧战备的,是要向我进攻;敌方使者育词强硬而军队又向我进逼的,是准备撤退;敌战车先出并占据侧翼的,是布列阵势,准备作战;敌方没有预先约定而突然来请求议和的,其中必有阴谋;敌方急速奔走并展开兵车的,是期求与我交战;敌军半进半退的,可能是伪装混乱来引诱我。敌兵倚仗手中的兵器站立的,是饥饿缺粮;敌兵从井里打水而急于先饮的,是于渴缺水;敌人见利而不前进的,是由于疲劳过度。敌方营寨上有飞鸟停集的,说明营寨已空虚无人;敌营夜间有人惊呼的,说明敌军心里恐惧;敌营纷扰无秩序的,是其将帅没有威严;敌营旌旗乱动的,是其阵形混乱;敌官吏急躁易怒,是敌军过度困倦。敌人用粮食喂马,杀牲口吃,收起炊具,不返回营寨的,是“穷寇”;敌兵聚集一起私下低声议论,是其将领不得众心;再三犒赏士卒的。说明敌军已没有别的办法;一再重罚部属的,是敌军陷于困境;将帅先对士卒凶暴后又畏惧士卒的,说明其太不精明了;敌人借故派使者来谈判的,是想休兵息战。敌军盛怒前来,但久不接战,又不离去,必须谨慎观察其企图。

打仗不在于兵力愈多愈好,只要不轻敌冒进,并能集中兵力,判明敌情,也就足以战胜敌人了。那种无深谋远虑而又轻敌妄动的人,势必成为敌人的俘虏。

将帅在士卒尚未亲近依附时,就贸然处罚士卒,那士卒一定不服,这样就难以使用他们去打仗了;如果士卒对将帅已经亲近依附,仍不执行军纪军法,这样的军队也是不能打仗的。所以,要用“文”的手段即用政治道义教育士卒,用“武”的方法即用军纪军法来统一步调,这样的军队打起仗来就必定胜利。平素能认真执行命令、教育士卒,士卒就能养成服从的习惯;平素不认真执行命令、教育士卒,士卒就会养成不服从的习惯。平素所以能认真执行命令,是由于将帅与士卒相互取得信任的缘故。

原文和译文出自于古诗文网。

本文完。

【详解】本章讲行军和舍营的四种地形为山、水、斥泽和平陆,以及四种地形的对策(如图2所示)。

图片 2

图2 行军舍营

行军和舍营的原则是占制高点、向阳和近水草。《孙子兵法》中军队的处军包括三种状态,分别为行军(走)、舍营(停)和应敌(打)。《战争论》将军队的状态分为四种,分别为行军、舍营、野营和战斗。《孙子兵法》中的只有舍营,没有野营,它的舍营就是军队停止休息,包括舍营和野营两种;应敌对应于战斗,都是打(如图3所示)。

图片 3

图3 处军和军队四状态

对于山这种地形,处军的原则是:绝山依谷,视生处高,战隆无登。这三句短语包含了行军、舍营和应敌的原则。行军的原则是绝山依谷,就是行军时要靠近有水草的谷地,其中“绝”表示通过的意思。舍营的原则是视生处高,就是选择高地进行舍营。应敌的原则是战隆无登,就是敌人占领高地不要仰攻。对于河这种地形,行军的原则是绝水必远水,就是过河之后要远离水,一是防止被敌人用水淹,二是背水没有退路。舍营的原则是视生处高,无迎水流,就是要在高地舍营,不在河的下游舍营,防止被水淹。应敌的原则是无附于水而迎客,令半济而击之利,就是不要在水边布阵,如果在水边布阵,敌人就不渡河了,要等到敌人渡了一半在打击他,这时他后边的军队没有过河,我方就是以多打少,更容易获胜。对于斥泽这种地形,行军的原则是亟去无留,就是快速通过而不停留,这种地形不适宜作战和舍营。应敌的原则是必依水草而背众树,斥泽之地指的是盐碱和沼泽地,这种地形软,容易陷入,所以需要背靠众树,因为树是实的,是牢固的。对于平陆这种地形,舍营的原则是右背高,前死后生,也就是背后依靠高地,后方稳固,不怕被迂回,前方开阔可以与敌交战(如图4所示)。

图片 4

图4 四地形处军原则

凡军好高而恶下,贵阳而贱阴,养生处实,军无百疾,是谓必胜。这句话是处军的三条原则,分别为制高、向阳和近水草(如图5所示)。

图片 5

图5 行军舍营原则

好高而恶下指的是高处比低处好,也就是制高,《战争论》给出了制高的三个好处为:妨碍通行、增加命中率和便于观察。贵阳而贱阴指的是处军要向阳,阴湿之地容易使得士卒生病,而生病将降低军队的战斗力,容易导致失败。拿破仑说:“疾病是最危险的敌人,宁愿让部队去从事流血最多的战斗,而不可让他们留在不卫生的环境中。”养生处实中的养生指的是近水草,利于放牧马匹和粮道便利,这样就利于给养,处实指的是驻扎在地势高的地方。《战争论》对于行军和舍营给出了两个要求:“在还没有任何特殊目的的时候,惟一的目的就是维持军队和保障军队的安全。使军队能够存在并不致遭到特别的不利,使军队能够集中起来进行战斗并不致遭到特别的不利,这是两个必要的条件。如果把这两个条件同关于军队的存在和安全的问题进一步结合起来,那就必须考虑以下几点:

(1)便于取得给养;

(2)便于军队舍营;

(3)背后安全;

(4)前面有开阔地;

(5)可以配置在复杂的地形上;

(6)有战略依托点;

(7)可以合理地分割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