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内阁将会使日本成为地区的“麻烦制造者”,还是“稳定参与者”?

摘要:
新一届安倍内阁充斥右翼人物,行政改革大臣曾否认南京大屠杀。日本新任首相安倍晋三称,深化与美国的安全同盟是“重建日本外交和安保的第一步”,如果日本与美国、俄罗斯、印度和东南亚国家联手,将形成包围中国的一
…下村博文 文部科学大臣稻田朋美
行政改革大臣  日本新任首相、自民党党首安倍晋三26日说,深化与美国的安全同盟是“重建日本外交和安保的第一步”。新一届安倍内阁充斥鹰派和右翼人物。  安倍声称要“包围中国”  安倍26日晚在首相官邸举行上任后首场新闻发布会,称首要任务是化解经济和外交危机,“我们必须重建日美同盟以信赖为基础的关系。”  时隔五年重返首相官邸,现年58岁的安倍再次强调战略外交,说日本需要“鸟瞰”全球版图。按照他的说法,如果日本与美国、俄罗斯、印度和东南亚国家联手,将形成包围中国的一道弧。  安倍誓言守卫日本领土和领海。“日本的安全不是其他人的事,而且现在显然处于危险中。”  文部大臣持歪曲历史观  右翼以至极右翼政客在安倍内阁中占据多个职位。  文部科学大臣下村博文,反对所谓“自虐史观”,2005年任文部省政务官时声称把“慰安妇”写入历史教科书“不合适”。  行政改革担当大臣稻田朋美,极右翼,出书否认南京大屠杀,否认日本侵略历史,反对东京审判。  总务大臣新藤义孝,今年8月组团“视察”钓鱼岛,同船的10名日本人非法登岛;去年8月与稻田试图访问独岛(日称竹岛)附近的郁陵岛,被韩国政府禁止入境。  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曾反对中国驻日大使馆在东京购买土地建新馆舍,2010年曾到谷歌公司日本分部抗议谷歌地图标注“钓鱼岛”。  小野寺26日晚说,安倍告诉他要加强自卫队巩固日本的威慑力量。“我旨在改革自卫队和防卫省,以坚决保卫日本国土和国民。”  外务大臣望与中韩互信  不过,新一届安倍内阁成立当天就外交关系和历史问题发出的声音相对温和。  外务大臣岸田26日早些时候告诉媒体:“我决心致力于重建日美关系,与中国、韩国等邻国合作,把经济外交作为一个支柱。”岸田表示希望与中韩两国外长建立互信。  小野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准备通过对话与中国接触,以维持日本二战后作为“和平国家”的定位。  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当晚说,新一届安倍内阁将继承“村山谈话”。1995年,时任日本首相村山富市发表讲话,承认日本过去实行错误的国策,走上战争道路。村山说,要深刻反省历史、吸取历史教训。  执政盟友称将避免右倾  分析师认为,安倍内阁当务之急是制定经济对策,明年夏天参议院选举前在敏感议题上不大可能有大动作。  另外,自民党执政伙伴公明党反对强行修改宪法,可能牵制自民党右翼。公明党干事长代理齐藤铁夫17日说:“公明党将负责把握方向盘,避免日本右倾化。”  动向  日政府暗示修改“慰安妇”立场  此前曾就慰安妇问题发表道歉声明;新政府称应研究是否修改。  27日,日本新任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告诉媒体,应由专家和历史学家研究“河野谈话”,决定是否加以修改。  1993年,时任内阁官房长官的河野洋平就“慰安妇”问题调查结果发表声明,承认日本军队直接或间接参与在朝鲜半岛、中国等地强迫当地妇女充当“慰安妇”,对此表示道歉和反省。  菅义伟说,“不应从政治或外交角度看待”这一问题。他没有就安倍内阁是否会继承“河野谈话”立场明确表态。  同日,韩国外交通商部发言人赵泰永强调,韩方再次敦促日本尽快解决“慰安妇”问题。  “慰安妇问题应该按照受害者意愿解决。这件事给她们带来极大痛苦,日军强征慰安妇是不争的历史事实,”赵泰永告诉媒体记者,“我呼吁日本不要忘记历史以及曾给受害者留下的痛苦,拿出圆满解决问题的方案。”  韩国总统李明博政府多次敦促日方向依然在世的韩国籍“慰安妇”赔偿。不过,日方拒绝,声称1965年签署《日韩请求权协定》、恢复邦交时已经了结赔偿责任,“慰安妇”个人赔偿请求权因而被自动放弃。
新华社专电  声音  安倍政权简直就是言行狂妄的政客们组成的“复古全明星队”。此前曾有人预测:在主张修改《和平宪法》的势力明年7月在参议院选举中再次获得三分之二议席之前,安倍政权不会对邻国采取具有挑衅性的政策。但这一预测似乎存在偏差。韩日两国和东北亚已经是阴云密布。  另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  日新政府右翼大臣  下村博文
文部科学大臣  声称反省历史是自虐  58岁,反对所谓“自虐史观”,2005年任文部省政务官时声称把日本强征随军“慰安妇”写入历史教科书“不合适”,2006年在首届安倍内阁任官房副长官时宣称应当重新思考时任官房长官河野洋平1993年就强征“慰安妇”道歉的“河野谈话”。  稻田朋美
行政改革大臣  女右翼否认南京大屠杀  53岁,极右翼,出书否认南京大屠杀,否认日本侵略历史,反对给二战战犯定罪的东京审判,2003年给“百人斩”两名凶手的子女担任名誉侵权案律师,鼓吹侵华日军在南京的“所谓杀人比赛完全是虚构”。  新藤义孝
总务大臣  曾非法组团“视察”钓鱼岛  54岁,今年8月组团“视察”钓鱼岛,同船的10名日本人非法登岛;去年8月与稻田以及自民党参议员佐藤正久试图访问独岛(日本称竹岛)附近的郁陵岛,被韩国政府禁止入境后,在首尔金浦机场上演拒绝回国的闹剧。  小野寺五典
防卫大臣  曾阻挠中国使馆建设  52岁,前外务副大臣,曾反对中国驻日大使馆在东京购买土地建新馆舍,2010年9月钓鱼岛“撞船事件”后到谷歌公司日本分部抗议谷歌日文版地图标注“钓鱼岛”。

  日本官房长官菅义伟26日称,日本政府将在历史问题上坚持“村山谈话”精神,但在有关慰安妇问题的“河野谈话”上,应该由“专家和历史学家研究”,决定是否加以修改,但“安倍内阁不会让其成为政治、外交问题”。这和安倍今年9月在参加自民党总裁选举时表示将对“村山谈话”和“河野谈话”全部进行修订的主张有所不同。

  此外,日本媒体报道称,安倍昨日决定修改2010年制定的《防卫大纲》和《中期防卫力整备计划》,准备增加防卫经费,扩充自卫队人数,以应对来自中国的威胁。日媒26日、27日实施的全国电话舆论调查结果显示,第二届安倍内阁的支持率达到了62%。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新闻参赞杨宇昨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就安倍新政权的上台强调称,目前中日关系面临着十分严峻的形势,“希望安倍新政权着眼长远和大局,与中方相向而行,采取实际步骤来克服当前两国间存在的有关问题,使两国关系重新回到健康稳定发展的轨道。”

  欲研究修改“河野谈话”

  由于本届安倍内阁内多位大臣曾发表过否定“二战”、不承认“南京大屠杀”及“强征慰安妇”的右翼错误言论,历史认识问题成为检验安倍内阁的一道坎。

  菅义伟在26日提及“村山谈话”时表示,日本政府将维持2006年第一届安倍晋三政府就“村山谈话”的一贯立场,新内阁也将继承历代内阁对这一问题的立场。

  1995年8月15日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宣布无条件投降50周年纪念日,时任日本首相的村山富市发表讲话,承认日本的殖民统治和侵略给其他国家带来了损失和痛苦,并对此表示深刻的反省和歉意。此后,这一立场被继承为日本就太平洋战争的官方立场。

  就日本新一届政府将在历史问题上继承“村山谈话”精神,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昨日表示,注意到日本政府有关表态,希望日方切实将有关表态和承诺落实到实际行动上。

  不过,菅义伟同时表示,有关承认“二战”期间日军参与强征慰安妇的“河野谈话”,应由专家对其进行修改,表示“学者及专家正在进行研究,理想的做法是反复进行探讨,而不是简单的继承与否的问题”。这一发言被理解为没有否认修改“河野谈话”的可能性。不过,菅义伟解释称:“我并未说‘进行包括修改的探讨’。”他认为“可以听一听”专家学者等的学术性见解,但表示不是以召开学术会议等形式而是将私下听取意见。

  据日本首相官邸相关人士称,日本政府内部暂时不会就修改“河野谈话”进行探讨,避免与韩国等产生摩擦,将优先推进作为安倍政权重要课题的经济再生与灾后重建工作。

  1993年,时任日本内阁官房长官的河野洋平承认日军参与了慰安所设置和管理以及强征和移送慰安妇,并对此表示谢罪,这也被各界认为是日本政府就日军慰安妇问题的官方立场。2007年3月,第一次安倍内阁在内阁会议上就“河野谈话”通过一份政府答辩书,认定“政府找到的资料中,没有发现直接显示日军或官府进行所谓强掳慰安妇的记载”。安倍在今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选举讨论会上曾表示:“河野谈话使日本背负了不良名声。”

  华春莹昨日指出,强征“慰安妇”是日本军国主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对包括中国在内的被侵略国家犯下的严重罪行。中方一直要求日方以对历史负责任的态度,切实正视和反省侵略历史,尊重受害国人民感情,认真对待并妥善处理这一历史遗留问题。

  同样在“慰安妇”问题有着切肤之痛的韩国也敦促日本新内阁为解决日军慰安妇受害人问题拿出有效方案。韩国外交通商部发言人赵泰永昨日表示,日本政府不该忘记历史和对受害人留下的难以言喻的痛苦,日本帝国主义军队制造的慰安妇问题是历史事实,给受害者带来了巨大的痛苦。韩国政府再一次要求日本政府根据受害者的要求,拿出可以圆满解决问题的方案。“希望日本新内阁能获得周边国家的信任,正视历史,积极履行地区和国际社会事务。在国际社会中,国家和国家之间,国民和国民之间的信赖十分重要。”

  日本媒体分析,实现东亚地区局势的稳定是美国期待日本承担的重要责任。有分析认为,对于安倍推迟兑现刺激中韩的竞选纲领,此前担忧安倍强硬姿态的美国将在一定程度上给予积极评价。安倍计划在访美前向中韩两国派出特使,将改善关系的想法落到实处。

  “中国钓鱼岛行动在升级”

  日本与周边国家的领土争端问题也尤为引人关注。

  中国国防部发言人杨宇军针对日本派出战机拦截中国海监飞机一事表示:“中国军队对日本航空自卫队飞机的有关动向进行了严密监控并保持高度警惕。我们将坚决履行担负的使命任务,与海监等部门密切协同,为国家海上执法等活动提供安全保障,共同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