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期以来,濒海战斗舰一直是美国海军、分析人士以及立法者讨论的主要议题之一。许多国会议员与分析人士对濒海战斗舰在战斗中的生存能力提出了质疑。价值370亿美元的濒海战斗舰项目是从2002年开始启动的。该项目旨在打造一款快速、机动的近海作战舰艇,配备技术先进的任务模块,用以执行水面作战、反潜与扫雷等任务。美国海军此前计划打造52艘濒海战斗舰。这一数量使濒海战斗舰将在美国海军水面战舰中占据很大一部分。

  《朝鲜日报》认为,美国计划从3月起将“自由”号濒海战斗舰部署在进入中国南海的关口新加坡。由于南海是重要的运输通道,世界贸易的40%运输要经过南海。美国此举就是为应对在南海因领土纠纷可能发生的武力冲突。因此报道认为,“中美隐形护卫舰在南海正面对峙的可能性增大”。

  在美国海军看来,当前海上安全危机系数最高的就是亚太的南海和东海。在东海方面,美国海军有冲绳基地及日本海上自卫队对解放军海军形成遏制。而南海方面,由于东南亚国家的海上力量都非常薄弱,南海范围广阔,所以濒海战斗舰的快速、灵活和多用途成为美国海军的首选。然而,随着解放军海军加强在南海方面的水面战舰实力和部署新型常规动力、核动力潜艇,濒海战斗舰面临的战斗任务陡然增加。就这方面而言,反潜战与防空战系统是至关重要的。水面作战军官对濒海战斗舰研发的反潜战任务模块赞赏有佳,但该级战舰体形太小,不可加装“标准”防空导弹所需Mark 41垂直导弹发射装置。有效的防空系统还需要搜索与火控雷达,以及战斗半径得以扩大的作战系统。

  《朝鲜日报》认为,中国准备向南海部署新型隐形战舰的同时,美国也计划在新加坡部署最新隐形濒海战斗舰“自由”号。美国《星条旗报》披露,“自由”号将于3月1日正式在新加坡开始为期8个月的海外部署,这也是濒海战斗舰服役以来首次部署。美国海军官员宣称,在此期间“自由”号主要使命是执行海上安全维护任务;参加国际海展及演习,以突显美战略意图;通过双边及多边合作,安抚美国的亚太盟友。报道介绍说,相比美军动辄上万吨的主力舰艇,濒海战斗舰3000吨的排水量只能算“小不点儿”。它的最大特点是吃水浅、速度快,能在大型船只无法靠近的水域作战。根据需求,它还能通过安装不同的作战模块,执行反潜、扫雷和水面作战等各种任务。美国海军水面舰队发言人彻尼策说:“濒海战斗舰固有的能力和执行低级别任务的适应性,将把更昂贵、多功能的巡洋舰和驱逐舰解放出来,用来执行高级别任务。濒海战斗舰是为了消除沿海水域的威胁而建造的。”美国准备建造的濒海战斗舰总数多达55艘,按照计划,2021年底前美国海军将拥有24艘濒海战斗舰,其中16艘将分配给太平洋舰队。

  五角大楼作战测试和评估办公室经常批评濒海战斗舰项目,海军2010年结束首艘该级战舰的正常测试周期并开始试海的决定,尤其令该部门感到气愤。五角大楼作战测试和评估办公室在其2012年报告中表达了对濒海战斗舰生存能力的关注,称“在敌对作战环境中受到伤害后,预计濒海战斗舰的任务能力将无法维持”。如果濒海战斗舰测试失败,不清楚美国海军下一步会怎么走。但无论怎样,濒海战斗舰的拥护者、美国海军作战部部长乔纳森·格林纳特已经命令水面作战部门构思后续新型战舰的设计方案了。

  美联社则表示,中国总共将建造20艘056型护卫舰以取代老式战舰,在南海和东海水域加强巡逻和护航能力。报道说,“海军司令吴胜利出席交舰仪式,说明中国海军对056型护卫舰的重视”。美国“战略之页”网站此前曾猜测,056型护卫舰将取代中国海军现役的037型反潜护卫艇和部分老式053系列护卫舰。报道称,中国海军的日常巡逻、警戒任务主要由上世纪60年代设计制造的037型反潜护卫艇承担,后者不但型号老旧,而且吨位和航程有限,难以承担远距离巡逻任务。而中国海军新一代主力战舰的航程和武器虽然能满足需求,但用这些昂贵的舰艇执行日常巡逻任务明显不划算,因此吨位相对主力舰艇较小、但拥有完整武器装备、建造和使用成本也较低廉的056型护卫舰就成为中国海军巡逻任务的接班者。《朝鲜日报》介绍说,武器装备上,056型护卫舰配备有YJ-83反舰导弹和FL-3000N近程防空导弹。美联社称,该护卫舰还配备有直升机,它设计线条明快,因而更难被雷达发现。此外舰员编制仅60人,比老式舰艇少2/3,这是一大优势,有利于在训练和招募方面提高效率、减轻负担。它在满载时总重1440吨,比美国海军的护卫舰要小得多,多名观察人士都认为它属于轻型护卫舰。

  分别以洛克希德·马丁和奥斯塔美国公司为首的两个濒海战斗舰设计团队已经设计出了对外出口型濒海战斗舰,加装永久性战斗系统。其中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对外提供放大版“自由”级濒海战斗舰,以及小较型的战舰。克拉克指出,“美国海军没有可执行这种任务的真正的护航舰艇。一旦陷入大规模冲突,就有保护舰艇的需要。”

  中国海军2月25日正式服役的新一代隐形护卫舰首舰582舰,被西方看做是中国海军未来在东海与南海巡逻的主力。美国将于3月1日正式部署到新加坡的新概念战舰——濒海战斗舰首舰“自由”号,则担负着“维护周边海上安全”的重任。韩国《朝鲜日报》2月28日认为,这种任务的重叠使“中美隐形护卫舰在南海正面对峙的可能性增大”。

  据美国海军海上系统司令部发言人马太·伦纳德称,目前为止,前三艘濒海战斗舰已经开始服役,第四艘“科纳多”号濒海战斗舰将于今年4月列装。据伦纳德介绍,濒海战斗舰
5和6号舰于去年12月下水,7至16号舰分别处于不同的建造阶段。美国海军计划每年接收4艘濒海战斗舰。

  《朝鲜日报》称,中国056型护卫舰首舰582舰2月25日在上海举行交付海军仪式,中央军委委员、海军司令员吴胜利亲临交舰仪式并讲话。报道说,中国自2000年开始着手研发056型护卫舰,该舰排水量为1440吨,相比中国的主力战舰054A型护卫舰(排水量4000吨)尺寸要小,但机动性能更出色。报道认为,中国海军研发轻型隐形导弹护卫舰,并将在中国南海和东海实战部署,以便在领土主权纠纷地区发挥机动力。

  在五角大楼,围绕未来水面战舰的工作已经展开,但这些努力都没有侧重在护卫舰之上。克拉克指出,新的研究需要侧重能够在数年内研制成功的舰艇上。无论有关濒海战斗舰的辩论如何,“这种需要都已经开始出现”。

图片 1
部署新加坡之前,“自由”号已经改换了新型迷彩。

  据美国《防务新闻》1月20日报道,截至1月17日,美国海军与五角大楼似乎达成了一个折中方案。濒海战斗舰项目的未来建造正处于“缓刑期”:美国海军濒海战斗舰的采购数量将限制在26艘或28艘——在采购更多战舰之前,五角大楼作战测试和评估办公室(DOT&E)需对这种战舰进行评估。

  有分析认为,中美隐形护卫舰虽然在设计思路和使用环境上有一定相似之处,但两种战舰承担的使命完全不同。056型护卫舰是着眼于改变中国海军现役基地防御体系兵力老旧、功能单一、作战能力低等现状研制的,本质上仍属于海军基地的防御兵力。而濒海战斗舰是美国海军“由海到陆”战略思想的产物,即当美军掌握大洋制海权后,借助这种小巧灵活的战舰深入对手的近海水域,实施监视控制、精确打击和“定点清除”,因此濒海战斗舰立足于进攻,在美军跨海近岸作战时充当航母编队的急先锋。也正因为它的这种攻击属性,美国《防务新闻》称,“自由”号濒海战斗舰这一引人注目的部署可能会引发中国担忧美国卷入南海争端。▲

  克拉克指出,用“宙斯盾”舰执行这种任务有些大材小用,而一艘护卫舰就能够执行这种任务。一艘护卫舰排水量约4100吨,性能不及9200吨级的“宙斯盾”舰,但却比濒海战斗舰性能好。他说:“有关护卫舰的研究应该专注于能够由美国造船厂迅速建造出来的现有设计。可能也可包括以濒海战斗舰为基础的设计。国外设计也可考虑在内——就像濒海战斗舰是国外设计的衍生物一样。” 

 

  据美国海军官员和高级领导称,濒海战斗舰时速高达40节,再加上其传感器、武器、飞机和技术包,能够为美国舰队带来实质性的好处,提高舰队生存能力。虽然生存能力佳,但海军并不打算把濒海战斗舰当作驱逐舰或重型战舰使用,而是用这种战舰来执行沿海任务。

  未来调整数量仍是问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