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剑弹”,又称万剑遥攻武器系统,是台湾军方研制的一款机场压制武器,寓意其“万剑齐发、无坚不摧”的破坏效果。

  台空军完成71架“经国”号战机性能提升计划,昨天在台南举行“翔展项目接装典礼”,战机配挂的“万剑弹”首度公开亮相。这一号称可以“遥攻大陆”、破坏大陆东南沿海军用机场跑道的武器系统,此前历经多年的喧嚣炒作,终于揭开神秘面纱,引发各界关注。

  “万剑弹”的这种武器可能是目前台军战机所能挂载的最大弹药,而且只能用战机内侧挂架携挂
。虽然占用掉翼下副油箱的位置,但内含喷射发动机与伸缩式弹翼,因此可以自身动力飞向100-250公里外的目标区。不但延伸打击距离,也让飞行员免于接近防空导弹射程,成为台湾空军对地攻击性最强的一种武器。

  据台湾《联合晚报》16日报道,台空军当天上午在台南443联队举行接装典礼,经“翔展计划”性能提升的“经国”号IDF战机,台空军改称为IDF
C/D战机。马英九亲自南下主持仪式,校阅各型主力战机空中分列式,并登上地面陈列的IDF战机,对战机的性能称赞不已。马英九称,去年新购的P-3C反潜机、阿帕奇AH-64E直升机都是外购,IDF则是自制,性能提升后接近F-16战机,有些设备甚至超越F-16,有“小F-16”之称,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在战机接装典礼中,马英九还两度推荐当天亮相的“万剑弹”,称IDF这次性能提升,从航电、武器、雷达到座舱设备等都做了很大改善,尤其武器系统增加可以遥射的“万剑弹”,与美军现役性能相近。

  据报导,挂载2枚万剑弹的IDF起飞重量与挂载2具275加仑副油箱接近,据此推测其重量大概是900-1000公斤左右,与2000磅炸弹相当。

  作为整个仪式的重头戏,台军首度在现场展示自行研发的“万剑遥攻精准武器系统”,也是台军首度公布空射型远距精准攻陆武器。台空军台南联队第一作战队分队长黄冠诚表示,未来“万剑弹”的作战运用,须由空军作战指挥部指挥,会考虑IDF
C/D型战机油量限制下,在敌方防空导弹射程外射击,由于尚未进入量产,飞行员是以仿真器练习投弹。根据台空军公布的资料,“万剑弹联合遥攻武器”与美军现役AGM-154联合遥攻武器(JSOW)相同,具有次弹头攻击特性,弹身及推进方式与英、法合作生产的“风暴之影”相同,可于敌防空飞弹射程以外远距发射,并借GPS卫星导航与惯性导引,远程续航飞行至大陆东南沿海一带之军用机场,破坏跑道以阻滞战机起降,目前第443联队所属“经国”号均完成“万剑弹”装挂及设控系统改造,可“精准遥攻、决胜境外”。台空军443联队试飞官陈国华透露,“万剑弹”的射程大于大陆各型防空导弹,“大陆最远距离的是S-300PMU2,射程可以涵盖到200公里,我只能讲我们是大于他们各型的防空飞弹,我不能讲距离”。有岛内媒体援引台空军官员的分析称,“万剑弹”的射程为100-250公里,“经国”号战机搭载“万剑弹”,可在海峡中线上空,对大陆沿海的军用机场、重要军事基地等进行攻击。

  称为万剑弹的原因是它采用集束弹头来攻击机场,犹如“万剑齐发”。这种构想可以回溯到1941年的巴巴罗萨作战,尽管纳粹德国空军具有人员素质与装备上的优势,但苏联仍有数量与空间上的优势。为了以少胜多,德国开发了SD2小型炸弹,装在AB系列散佈器中,使1架Me-109可以装载96枚,而Ju-88可以带360枚。SD2的
引信有三种,装药完全相同:空炸型可以增大破片溅射范围,立即杀伤露天的飞机或人员;地雷型则落在地上等待触爆,阻止飞机的起飞作业;延时则是不定时间引爆,干扰拆弹人员的清理行动,延缓机场恢复的时间。以JG27战机联队为例,在三次行动中就摧毁了71架苏联战机,远比一架一架在空中击落来得更有效率。

  据介绍,李登辉执政后期,要求台军加紧研制各种进攻性武器,企图战时以最小代价破坏大陆机场的“万剑计划”就是其中一项。2004年,“万剑弹”的各子系统和部件完成测试。从2004年底到2006年,台湾空军IDF测评队对“万剑弹”进行挂载飞行试验。2006年4月,“万剑弹”在台湾导弹试验场“九鹏飞弹基地”试射成功。2008年7月,有台湾军迷拍摄到驻扎台中清泉岗的空军247联队挂装“万剑”测试弹进行战术测试,并获台军方“低调证实”。据称,当时“万剑弹”已进入应用性发展阶段,预计2010年定型并投产,后来因IDF升级计划推迟,“万剑弹”的量产时间也被推迟。但国民党“立委”林郁方透露,“万剑弹”是台“国防部”斥资近30亿元新台币研发而成,除可破坏、瘫痪大陆东南沿海的机场跑道外,对部队集结区、港口装卸区、导弹及雷达阵地等,也具有极大杀伤力。

  在二战结束后,美国空军深感
机场面对奇袭的脆弱性,从F-100开始就要求战机能挂载战术核弹,以超音速穿透敌军防空网,将“鸡蛋与篮子”一起摧毁。即便是美国扶植的西德政权,也採购了大量的F-104G,在开战时刻会从美军控制的弹库拨交战术核弹给它们,对东欧机场进行毁灭性打击。然而,一旦动用战术核弹几乎就会引发全面核战,西欧城市势必沦为废墟;另一方面,苏联装甲部队具有数量上的优势,如果苏联的进攻没有动用核武,西欧政治人物也不敢承担先动用核武的历史责任,苏联装甲部队就可以在其空军支援下,从地面占领西欧的军用机场,完全摧毁北约的空中力量。

  尽管台军宣称这项武器系统是“自主研发”,但事实并非如此。台湾科研人员透露,“万剑弹”在研制过程中得到了美军的暗中协助,因此,“万剑弹”与美制导弹在外形及作战参数上很相似,长度为4米,弹径约0.5米,弹翼展开后可达2米,采用GPS全球定位系统制导。按台军说法,“万剑弹”是一种攻击机场跑道的防区外武器,使用的是子母弹战斗部,战斗部内装有多枚反跑道子弹药或其他用途的子弹药,重约1000公斤,其战斗部的重量约为450公斤,可装备数量约为120枚的子弹药,并可根据不同需求设定引爆方式,有的一落地就引爆,可在最短时间内破坏机场跑道;有的有时间间隔,逐次引爆,短则十秒,长则数十分钟,让对方机场人员无法在最快时间内修复跑道,延迟对方反击时间。此外,“万剑弹”还装有微型电脑,能对目标的坐标进行自动修正。

  因此,位于冷战最前线的德国从1960年代就积极研究反机场打击的“非核”解决方案。配合将取代F-104G的多功能战斗飞机(也就是后来的龙卷风式)计划,发展了当时称为STREBO的MW-1多用途弹药散布器。可说是AB系列散布器的现代版,它具有112个132公厘的发射管,利用位于中线的小型炸药将次弹械同时朝两侧管口推送出去,使载机几乎感
受不到后座力。

  不过,岛内舆论对于“万剑弹”的质疑也一直没有停止过。有岛内军事专家分析称,“万剑弹”虽然部分借鉴了西方先进巡航导弹的设计,却没有充分继承它们的隐身设计,增加了被发现的概率,降低了其突防能力;而且随着近年来干扰GPS的技术日趋增多,“万剑弹”采用的GPS制导容易被干扰,制导精度也将大打折扣。此外,由于发动机及弹体所限,“万剑弹”携带的子弹药重量偏小,对跑道的破坏也比较有限,这使台军宣扬的“万剑齐发、无坚不摧”的作战效果值得怀疑。正因为此,对于此次台军高调展示IDF改进版并让“万剑弹”公开亮相,有岛内分析认为,“万剑弹”历经20多年研发,千呼万唤始出来,如此漫长的历程足以让一款设计时先进的武器成为“落后脱节”的代名词,台军如此高调展示,背后动机“令人不解”。

  为了对抗核弹攻击,冷战双方都在机场构筑了强化机堡抵抗核弹的震波,不再像二战一般露天放置战机,因此MW-1只能攻击无法躲藏的机场跑道,阻止飞机起飞。MW-1可以装填多种反装甲弹与反跑道弹,体型最大的是17公斤重的STABO跑道破坏弹,每具发射管只能装2枚。由于跑道内部没
有弹药或油料可以诱爆,被穿甲弹
头打一个小洞根本不痛不痒,因此STABO具有两段弹头:第一段先用锥孔装药在跑道打一个洞,第二段高爆弹头则顺著弹孔落入地表深处才引爆,将跑道从内到外挖出一个大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