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民族》周刊网站2月23日文章,原题:中国在西方鼻子底下打造新的世界经济秩序  羊年伊始,从中国首都看西方,那里的低迷消沉仿佛遥远星系的幻象。另一方面,环顾四周,中国看起来太坚实了,一点都不像西方媒体所讲的那个受困国家。紧缩和战争之犬在远处狂吠,崩溃的预言层出不穷,而中国商队在习近平主席所说的“新常态”模式下不断行进。

摘要:   
美国《大西洋月刊》在线11月15日文章,原题:为什么西方应认真对待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最近在越南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特朗普总统称,美国将调整目前在亚洲发展的重心,转向促进经济增长的基础设施投资。当时,大厅内在座的有几百
…  
美国《大西洋月刊》在线11月15日文章,原题:为什么西方应认真对待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
最近在越南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特朗普总统称,美国将调整目前在亚洲发展的重心,转向促进经济增长的基础设施投资。当时,大厅内在座的有几百位来自世界各地的企业家和政府官员,但特朗普的讲话其实只面向一个听众:中国。然而,目前鲜有迹象表明,华盛顿拥有与中国在世界各地进行的那种投资竞争的政治兴趣。  “一带一路”倡议是北京希望扩大其经济和政治影响力的体现。这是一个大规模的基础设施计划,目标是将中国与其亚洲邻国和更远的地方相连。中国在60余国修建道路、桥梁、港口和机场,以促进原材料进口,推动本国经济进一步增长,同时寻求新的市场。与西方不同的是,中国提供低息贷款,不过问人权或环境,也不输出意识形态。因此,成千上万的中国工人远到白俄罗斯、埃塞俄比亚和斯里兰卡——都是急需基础设施投资的地方——承建项目。  华盛顿的新美国安全中心亚太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丹尼尔·克里曼说:“中国人善于将市场需求与地缘政治目标相结合。低估中国的能力那就错了。”然而,这似乎常常就是美国所做的。奥巴马时代,华盛顿面对中国影响力的增长,最初是忽视中国对地区经济一体化的努力,游说(未果)地区盟友拒绝北京领导的基础设施计划,后来谈判一个大型多边贸易协定,为地区国家提供中国投资以外的可行选择。而到了特朗普时代,美国政策是退出奥巴马时代的贸易协定。但对于那些可能寻求中国投资以外选择的国家来说,美国近来除了空话别无其他表示。  诚然,中国的雄心也面临种种挑战。但克里曼表示,最终对中国而言“这些挑战没有什么是不可克服的”。实际上,如果说北京表现出一个特点,那就是能从错误当中汲取教训。比如当一些海外项目在当地受到抱怨或抗议后,中国能迅速调整并为当地建设产能和创造就业。  最终,当美国及其盟友想办法一致应对“一带一路”倡议时,中国手握一项独一无二的优势:中国为其投资的国家提供了一种对未来的愿景。从某种意义上讲,中国想要借助“一带一路”倡议,复制其在国内过去30年所做的——那些投资使7亿多中国人脱贫。在此期间,全球化给中国各行业(如制造业)带来了稳定的就业。实实在在的效益包括大型基础设施、近乎完美的道路和崭新的城市面貌。换言之,中国在告诉全世界其在国外能取得相同的成果。

澳门葡亰娱乐场手机版 ,  莫斯科和北京考虑在西伯利亚大铁路基础上修建一条新的高速铁路。在中国南面,阿富汗正迅速并入中国的经济轨道,而一条计划中的中国-缅甸输油管,将根本改变欧亚能源流动格局。这是中国打造“一带一路”行动的一部分。我们谈论的是构筑一个惊人的基础设施构想,它将把中国与中亚、中东和西欧串在一起,许多工程都是从零开始。不要以为这是21世纪的中国版“马歇尔计划”,它是更具雄心、影响可能更广的计划。

  现在,中国的重心转向快速扩大的国内市场,这将意味着更多大型基础设施投资,以及对更多工程技术人才的需求。从全球范围讲,随着中国开始面临新的挑战——劳动力成本上升、全球供应链日益复杂和市场动荡——中国开始主动从技术装配厂向高技术制造转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