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前总统富兰克林·德拉诺·罗斯福曾说过:“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因此,中国须在成为世界头号国家之后承担更多责任。这是不可避免的。未来10年,随着其崛起,中国将受到世界的格外关注。世界将寻找中国在成为世界头号国家后如何行事的线索。这是中国与东盟关系将变得极为重要的原因所在。它将为全世界提供一个可以遵循的友好亲切关系的典范。

  印度尼西亚中国问题专家瓦蒂·克纳普:领土争端不是中国独自面临的困境,其他亚洲国家也存在这一问题。开展合作、共同使用海域或者岛屿符合各方利益,共同开发油气矿产资源则可惠及所有各方。合作会带来和平与稳定,对抗则会导致战争与毁灭。

  然而,中国与东盟关系中存在一些困难也是众所周知的事实。其中一例便是南海领土争端。幸运的是,所有各方一致同意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中国和东盟还就《南海各方行为宣言》达成一致,并正在为达成“南海行为准则”进行协商。

  李熙玉:韩中日三国正就签订自贸协定进行讨论,以东盟为中心的地区一体化战略也在进一步深化。目前,亚太地区的经济一体化正朝着与欧盟一样的方向前进。在地区合作机制方面,有必要开展传统和非传统的安保合作。但是,由于东亚地区存在的历史记忆和体制差异,需要秉持尊重主权、求同存异的姿态,而不是苛求完全的整齐划一。

  这其中一个复杂因素是中国南海地图中的九段线。所幸的是中国尚未完全澄清九段线的内涵,这一模糊性给各方谈判提供了空间。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明确指出,南海的航行自由从来就没有问题,将来也不会成为问题。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副所长奥斯特洛夫斯基:中国与日本、韩国、俄罗斯、印度、东盟国家等邻国的贸易快速增长,是邻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与中国发展关系不仅有助于许多邻国解决国内经济问题,也有助于其解决国内政治问题。中俄、中日以及中印之间经贸关系的发展有助于政治关系的改善。比如,随着中国和印度经贸关系发展,双方越来越意识到通过谈判和平解决领土争端的重要性。

  中国现在与邻国关系相对良好,但并未达到“高度信赖关系”的程度。或许,美国与欧洲的关系最能够说明“高度信赖关系”的性质。双方隔大西洋相望,但却因为密切的人文交流而联系在一起。尽管美国军队曾在二战时与德意军队开战,美国和欧洲现在没有任何交战的可能性。

  当前,世界及亚太地区形势正经历复杂而深刻的变化,中国的周边外交战略面临新的机遇与挑战。中国一直秉持“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外交方针,努力与邻国一道营造和平稳定、平等互信、合作共赢的地区环境。

  中国政府保证尊重航行自由对自身的长期国家利益而言至关重要。当中国崛起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后,她将与美国有着同样的利益,要确保公海的航行自由。中国和美国在这一领域的利益将会重合,正如美国和苏联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航行自由的谈判中有着共同的利益。

  奥斯特洛夫斯基:美国从没离开过亚太地区,早就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等亚太国家建立了联盟关系。随着亚太地区日益成为世界经济的中心,美国只是比以往更加重视这一地区而已。

  驳斥这些负面新闻的最佳方式是中国通过实实在在的行动向外界展示,她与邻国有着“高度信赖关系”。中国与东盟关系为这一“高度信赖关系”提供了最佳机会。它不仅将在东南亚地区为中国带来益处,而且还将给其带来全球益处,因为它将向世界表明,与邻国的友好关系证明了中国对于和平世界的承诺。(作者Kishore
Mahbubani是《大融合:东方、西方,与世界的逻辑》一书作者,本文由王晓雄翻译)

  瓦蒂·克纳普:地区经济一体化是不容回避的趋势,中国可以通过购买其他国家产品,帮助这些国家创造就业机会。我相信,中国能够成为推动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繁荣的典范。各国也需要学习借鉴彼此的长处和不足。我相信,拥有5000多年历史的中国有智慧在这方面发挥积极作用。(执笔记者:何梦舒、杨海云;参与记者:姬新龙、郭一娜、周良、黎藜、王慧慧、余谦梁、李勍、李丹、丁其林、毛晓晓)

  而这将为中国与东盟构建类似于美欧关系的“高度信赖关系”铺平道路。需要强调的是,西方媒体持续负面描绘中国的崛起,并暗示中国将崛起成为一个富有侵略性的大国。这自然是荒谬言论,但中国决不能低估这些媒体在定义全球舆论方面的能量。

  如何评价中国与邻国关系

  这并不意味着,美欧关系不存在任何问题。双方存在经济争端,都在努力就“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达成一致意见。当得知美国情报机构监听自己的个人手机时,德国总理默克尔十分气愤。然而,尽管面临这些问题,美国与欧洲之间的信赖与合作依然保持在高水平且牢不可破。

  瓦蒂·克纳普:美国“重返亚洲”战略对各国的影响不尽相同。从历史经验可以得出结论,政治中充满变数,唯一不变的是各国自身利益。因此,美国的“重返亚洲”对本地区国家间关系有何影响,应拭目以待。如果美国和中国能够共同维护亚太地区安全,整个世界将因此受益。

  【新加坡】 马凯硕

图片 1
资料图:西沙永兴岛。

  我们无法预测未来。令人意想不到的事情经常发生。但有一件事情似乎确定无疑:中国将在未来10年或20年内崛起成为世界头号经济强国。世界货币基金组织曾预测,如果按照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将在2019年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

  素拉畿:东盟各国已经与中国建立了多种经济合作机制,这些机制使东盟国家与中国之间、东盟各国之间的贸易往来逐渐增加。我认为,中国-东盟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仍需大力推进。首先应当改进的是基础设施建设,特别是交通系统建设。此外,双方还应加大在高科技领域的合作。

  构筑中国与东盟的“高度信赖”

  越南经济学家裴建成:经过多年发展,亚太区域经济一体化以及各种机制合作成果显著,包括中国和越南在内的亚太国家应通过更有效的合作,携手实现区域和平、稳定、发展和繁荣。亚太国家要实现合作,最重要的是实现和平和稳定,有了和平稳定才会实现共同繁荣。

  中国可以期望与东盟构筑这种“高度信赖关系”。就像欧洲不会以任何方式威胁美国一样,由中小国家构成的东盟也不会以任何方式威胁中国。的确,自邓小平于1978年11月对曼谷、吉隆坡和新加坡进行历史性访问以来,过去30年中,中国与东盟的关系在许多领域均不断取得积极进展。时任中国总理朱镕基提议建立中国东盟自由贸易区,中国与东盟的关系又上了一个台阶。中国以东盟国家“早期收获计划”做出了巨大的单边让步。该计划从2003年起对东盟出口至中国的超过600种农产品和100多种制造业产品以及中国出口至东盟的一些农产品降低了关税。自由贸易区于2010年正式启动。现在,一旦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成功结束谈判,中国与东盟的关系必将获得进一步发展。

  泰国朱拉隆功大学政治系教授拉萨·玛哈他诺博:中国与周边邻国没有非常严重的政治和经济问题。对东南亚地区而言,中国作为大国,并没有“以大欺小”,而是长期奉行和平的周边外交政策,主张与邻国做好邻居、好伙伴,为周边国家所称道。

  因此,在南海作出影响航行自由的全球利益的主权主张不符合中国的长期利益。中国在南海获得成功,却失去世界大洋,这对于中国而言将是可悲的。鉴于此,我相信,相关东盟国家一定可以与中国共同找出解决南海问题的长期友好方案。

  怎样看待大国在亚太地区角逐

  如何深化亚太区域合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