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二战时期日本的特务机关:特高课、梅机关、竹机关、菊机关等,有什么区别?

日本特高课:梅、兰、竹、菊四大机构

文:桌面战争兵棋 | 赛文

战争中,情报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作战样式,而搜集情报工作,都是由每个国家的专门情报机构来完成。这些情报机构在历史上通常都十分神秘,但是随着一些影视剧和电影的播出,让这些情报组织浮出了水面,被世间所熟识。这些情报机构不仅要完成许多表面上的情报工作,更多的是暗中进行的情报工作,比如获取他国的各种情报,还要防止敌对分子的混入,每一位情报工作人员都是经过特殊的训练和考核才能进入情报机构,工作都是与危险共存,而且情报的工作人员被发现之后通常下场都很惨。

图片 1

(时任特务机关长的土肥原贤二)

二战中每个国家都有他们专属的情报机构,比如出名的英国的传奇机构军情六处,德国的盖世太保等。而今天我们要介绍的是在亚洲战场活动的情报组织,日本情报组织特高科。日本的特高科主要是负责侵华特务活动和谍报活动,由于日本人非常重视情报工作,所以在日军当中特高科的地位也非常之高。这些我们在一些抗日的影视剧中,我们也是能经常看日本的特高科的地位高于其他部队的士兵。那么他们提到梅机关、竹机关又是什么呢?

展开剩余75%

图片 2

当时特高科开设了四个下属机关,梅、兰、竹、菊。或许有人会疑问,为什么日本的情报组织会以我国的东西去命名,但其实说到底还是有一种讽刺的意义包含在里面。他们的主要工作都是以中国的华中、华南、华北等地为主要活动地点。而专门设置的梅兰竹菊四个特务机关,主要是日军在对中华侵略中有针对性任务成立的特务组织。

图片 3

最出名当然应该是梅机关,日本政府在1939年8月上海建立的一个特务机关。梅机关的主要职责是扶植和监视汪精卫为首的伪国民政府,当时特务人员都聚集在一座名为“梅花堂”的小楼里,因此被称为梅机关,主要的负责人就是日本有名的特务头子影佐祯昭少将。汪伪政权后来设置了汪伪76号的特务组织,虽然是由汉奸特务丁默邨、李士群掌控,但实际上都是由梅机关所控制,汪伪76号的所有大小行动都事先通知梅机关,并且还要梅机关派员督导才能实施行动。

图片 4

兰机关在四大机关里可以说是比较失败的一个机构了,当初设立兰机关,主要负责人是和知鹰二,其主要目的是为了策反李宗仁、白崇禧等国民党内的反蒋派而设立的组织。但实际上不但李宗仁等人没有叛变,反而还策反了不少兰机关的一些情报人员,所以兰机关是一个比较失败的机关了。

图片 5

竹机关的目的主要是希望能够扶植一些新的“中国政府”,是因为日本政府觉得完全指望某一个人的傀儡政府实在是不靠谱,他们希望去策反一些中国有名望的政治家和领导人,来组建新政府,来达到控制中国的目的。竹机关主要负责人是由岩黑秀夫负责,但是竹机关又有另外一个名称“土肥圆机关”,实际上是由特高科的间谍首脑土肥原贤二所掌控的。

菊机关的任务就更有针对性了,主要目的是为了策反闽粤边防的军长黄大伟,当然后来目的也达成了,黄大伟也成为了汉奸,但是并没有发挥什么实质性的作用,后来在上海被刺杀了,所以菊机关也没有什么名气。

总的来说梅兰竹菊,是日本特高科在侵华时有针对性的,有具体任务的设立的特务组织,整个日本的情报工作还是由特高科主要负责。

回答:

汪伪特工组织“76号”的头目李士群,原来是特工总部的二把手,搞倒主任丁默邨后飞扬跋扈,就是因为背后有日本特务机构“梅机关”机关长影佐祯昭少将的支持,1943年影佐一旦被调离上海,李士群就成了没有主人保护的狗,被汪伪周佛海和日本驻上海宪兵队冈村中佐联合毒杀。这是因为“梅机关”直属日本陆军的参谋本部,是“中国派遣军”及所属陆军宪兵的顶头上司,日军各部不敢不给面子。

图片 6

全面抗战爆发后,1938年7月26日,日本陆军省、海军省和外务省三个重要单位,在上海成立了间谍谋略机关“对华特别委员会”,专门处理除了作战以外的所有对华重大谋略,以及建立汉奸政权的执行机关。负责人由三个单位分别派出,即陆军的土肥原贤二中将、海军的金田芝中将,外务省的坂西利八郎顾问。

由于日本陆军在华势力最大,土肥原又是特务元老,因此该机构又称“土肥原机关”,直接对日本内阁的五相会议负责,权力极大。为了分化中国内部,配合日军进攻,该机关又以梅、竹、兰、菊等花卉名称,在各地分头组建了任务不同、策反对象不同的特务机关。

图片 7

(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

梅机关

“梅机关”为了扶植、监视和控制汪精卫集团专门组建的特务机构,1939年8月22日成立于上海,因为办公地点在虹口日租界的小楼“梅花堂”里,故代号为“梅机关”。它有权协调日本驻军、宪兵队、其他特务机构对汪伪政权予以各方面的支持,也是汪伪特工总部的创建者和实际控制者,76号内一直驻有日军一个宪兵分队。鉴于日本比较特殊的陆海军军事体制,梅机关以陆军为主,但也有海军省、外务省、兴亚院(特务组织)的代表,以影佐为机关长;汪精卫伪政权成立后,影佐又兼任汪伪政府“最高军事顾问”,梅机关则对外称“最高军事顾问团”,其实就是汪伪政权的后台老板。

图片 8

(大汉奸汪精卫)

竹机关

“竹机关”在武汉会战结束后设于汉口,机关长是柴山间四郎中将。此人1928年乃是张学良的顾问助理,有名的中国通,中心任务是配合第11军司令冈村宁次对中国军队的分化工作,对象从北洋军阀吴佩孚等元老到第五战区的川军部分将领,基本没什么成效;1943年接替影佐祯昭成为汪伪最高军事顾问。

兰机关

“兰机关”也设在上海,机关长是和知鹰二中将,重点工作对象是地方实力派新桂系军事集团,日军认为桂系是国民党内最具势力的反蒋集团,因此在桂南会战后,和知鹰二兼任了华南日军第21军的“司令部附”,以军事压力和政治诱降的方式,企图造成两广地区脱离蒋介石重庆政府的局面,与第五师团长今村均共同派出代表赴桂林游说白崇禧,但白健生抗日大节不失,把日军代表崩了回去。

图片 9

菊机关

“菊机关”设于福建,主要策反对象是国民党“闽粤边防军”总指挥黄大炜中将,1939年11月,黄大炜率部叛变投敌,被改编为伪“和平建国军第一集团军”成为汉奸,1940年改称汪伪“闽粤边区绥靖总司令部”,以黄大炜为总司令,1944年5月,黄大炜在上海被军统特工暗杀身亡。

上述四个特务机关都有日本军方背景,并且是临时性特务机构,由日本陆军主导为执行特定任务而设,基本是挖掘汉奸之用,从使用机关代号可以看出,他们的工作任务是秘密的。

图片 10

(汪伪76号丁默邨和李士群)